更多...
 
四川高校千人露天考试 老师用望远镜监考
2017-3-31 1:49

  肇庆做证,{电╆微.信}1353.3911.588【全.国.货.到.付.款】【本.地.送.货.上.门】【诚.信.第.一】【顺.丰.快.递】【诚.信.保.密】,行业顶尖品质,包您满意。蔻髪铷hy██████,鍒氫笂鏉 鐪嬭涓婇潰鐨 闃靛娍浠埌杩欓噷鐨 鏉ㄧ宸茬粡瀹夋帓鍒哄璁 浠埆涓婂幓浜 璇磋繖娆$殑璺熷挶浠氨鍙戠敓鐭涚浘鐨 鏉滃崕灏戝彧涓嶈繃鏄兂璁 鐭涚浘鍏紑鎵╁ぇ鍖栬屽皬瀵哄簷 骞虫椂棣欑伀涔 涓嶆槸寰堟椇寮犲竻閮藉揩姘旀浜 涓瑙侀潰灏辫川闂洓鍝,... .

肇庆做证


  原标题:中国企业制造新加坡首批纯电动出租车队

暖被子的矿泉水瓶。暖被子的矿泉水瓶。
集装箱改造的宿舍。集装箱改造的宿舍。
研修生宿舍内景。研修生宿舍内景。
唯一的降温工具电风扇。唯一的降温工具电风扇。

  原标题:“来日本之前也觉得日本是天堂,来到日本之后发现是进了牢房”

  探访中国在日研修生真实境况

  “中国研修生在日本生活牛马不如?”“中国研修生在日遭盘剥”“日媒揭露中国研修生在日境况:受高压、虐待、性骚扰”……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在日研修生话 题持续受到关注,中国驻日大使馆领事部专门就如何保护研修生权益发声。为了实地调查研修生正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,26日一早,记者在熟悉研修生情况的在日 华人鲁蓬人陪同下,乘坐约4个小时的新干线列车,前往约900公里外的广岛县,探访中国研修生的真实境况。

  住的是集装箱简易房

  住的是简易房集装箱,荒郊野外的,房租甚至远超东京

  虽然研修生的缝纫工厂在汽车导航上显示离新干线广岛站只有18公里,但记者足足开了50分车才到。这是由于需要翻过一座道路崎岖的小山,而一部 分农村道路极为狭窄,如果对面来车,要小心翼翼停到路边避让,有的过于狭窄的小路,甚至要倒车到一旁的岔道上让对面车先过才能通行。研修生们所在的缝纫工 厂周围就是这样典型的日本农村景象,冷冷清清,看不到人影。

  缝纫工厂和研修生的宿舍紧挨着,位于一片空地当中。老板一家并不住在这里,而是每天开车过来上班。宿舍东西朝向,西边是一片空地,东边则是一大 片建筑渣土,里面混杂着沥青混凝土碎块和石块等。所谓宿舍,就是一栋二层的简易房和一栋由4个集装箱搭建的二层建筑拼在一起组成的。由于是简易房,所以没 有地基,只是用混凝土块支起了上面的建筑而已。建筑渣土直逼集装箱脚下,不过研修生们见缝插针,在建筑渣土和集装箱之间的地面和塑料泡沫箱子里还种了一点 点绿叶菜。

  研修生们的厕所位于一楼,就是那种塑料外壳的仅容一人的简易卫生间。侧身钻过简易卫生间与集装箱之间的缝隙,还要走上一个十几级、倾斜度不小于 45度的铁质楼梯才能到达二楼的宿舍。楼梯旁的一楼就是厨房,一名年轻的女孩正在切着豆腐干做饭。这个集装箱改造的“厨房”,就是缝纫工厂几十名研修生做 饭的地方。

  由于上厕所需要下到一楼,一旦雨天湿滑,极易从楼梯上滑下来,好几名研修生都吃过苦头。43岁的研修生盛女士晚上上厕所,摔下去胯骨疼了好多天,也舍不得休息。研修生张女士也从上面滑下去过。

  爬上二层,狭窄的走廊不到一米宽。进入房间内,虽然记者穿着羽绒服,也依然觉得迎面一股寒气。这种塑料外壳的简易房和铁皮的集装箱,特点就是冬 天像冰窖,夏天像蒸笼。加之是东西朝向,阳光少,房间没有空调,也不让用电暖气和电褥子,冬天只能用矿泉水瓶子装上一点热水来暖被子。研修生说,夏天两个 人共用一个小电扇,依然挥汗如雨。

  约10平方米的房间住着6个人,放着3个木质双层床,狭窄逼仄,连张桌子都没有,更没有电视的影子。由于没有衣柜,衣服都在墙上挂着,床下塞着装着米的大塑料瓶、鞋子、纸箱等杂物。

  对面的房间更拥挤,住了12个人。据在日华人鲁蓬人介绍,日本农村地区地价极为便宜,简易房成本低廉,一个废旧集装箱最多5万至8万日元。而研 修生每人每月要交两万房租,这样一个没有卫生间、没有厨房、没有电视和网络的6人房间每月房租竟高达12万日元,甚至远超东京。中国留学生小王以前住在东 京新宿区早稻田大学附近的房子,带卫生间、浴缸和煤气灶,13平方米,月租金也仅有5.5万日元。而对面房间住着12个研修生,相当于房间月租金达到24 万日元。光是二三十个中国研修生,每年就要给老板提供近700万日元的房租。

  水电燃气费也贵得惊人。每人每月水电燃气费1万日元,而据鲁蓬人介绍,在东京水电煤气费一般人均仅5000至8000日元。留学生小王说,以前 她一个人生活,冰箱、洗衣机、微波炉、空调、燃气热水器齐全,电和煤气各4000日元,自来水2000日元,每月一共1万日元,而一屋子研修生只有一盏 灯,没有电视,也不让用电暖气和电褥子,几十个人在一楼才有两个水龙头洗澡,共用一台洗衣机,7个人才有一台冰箱。

  由此算来,研修生交的水电煤气费绝对不便宜,老板应该有不少盈余。

  研修生们也没地方晒衣服,集装箱和建筑渣土间的架子上挂几件衣服,走廊尽头稍宽一点的地方密密麻麻挂了两排衣服。

  生活清苦枯燥孤独

  工厂位于荒郊野外,没有电视,也没有网络;吃不起昂贵的日本米,有人为了省钱少吃饭,甚至多次昏厥

  既没有电视,也没有网络,加之缝纫工厂位于荒郊野外,周围没有什么可逛的地方,大家的业余生活也是非常枯燥的。好在现在有了微信,大家自己买了 手机,能和国内家人聊聊天。不过,老板并没有为研修生们安装WiFi,大家都要自己花钱买流量。有的研修生为了省钱,甚至半夜跑到稻田里去蹭网。

  顺着走廊尽头的铁质楼梯下到一层,是简易的平房,这里就是研修生工作的车间。由于是周日,车间无法进入。听研修生们说,车间里有空调和烧煤油的取暖器。这是因为老板的家人也要在里面工作。

  研修生们就在这里生活和工作,买菜要走到约1公里外的超市,超市附近还有几家餐馆,但是研修生们说从来舍不得出来吃饭,只有一名研修生说以前和几个同事一起吃过一次烤肉。

  研修生自己做饭,每个月至少花费三四万日元。即使这样,也还是主要买便宜的鸡肉和鸡蛋等,猪肉牛肉都吃得比较少,水果也很少买。吃不起昂贵的日 本米,订的是送货上门的中国米,10公斤要2000多日元,由于一天三顿都吃米饭,所以一个月10公斤大米还不够吃。几名女研修生都表示,到了日本瘦了十 几斤。

  为啥不能搭伙一起吃呢?大家凑点钱一起买菜,不是又省钱又省力?结果研修生们纷纷说不现实,首先各人口味不同,其次有人非常节约,有一名研修生每月只花5000日元(约300元人民币)吃饭,为此多次昏厥,脸和手都是紫色的,把大家吓坏了,但是醒来后依然坚持上班。

  和她们一起曾在国内进行日语培训的另一些研修生,在更远的山区,不过好在能吃老板提供的米,只是吃菜自己买,不过买菜要老板开车送到很远的超市。

  远不是中介吹嘘的那样

  3年算下来能赚十五六万人民币,与国内相比优势并不大,还损失了很多无形的东西。“经常做梦回到了中国,可是早上一觉醒来,发现还在日本”

  记者请几名接受采访的研修生出去吃午饭,大家纷纷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为什么要来日本呢?来自浙江的凡女士今年36岁,刚来日本1年。她以前做小生意,每个月能赚上七八千人民币。后来听村子里十多年前来日本做过研 修生的同乡说到日本工作能赚钱,自己也找到中介报名。她说,那名同乡当时在正规工作外还偷偷干点私活,加之当时中日经济差距巨大,所以确实攒了一点钱。如 今,凡女士说自己经常做梦回到了中国,可是早上一觉醒来,发现还在日本。

  张女士来自江苏,已经来了两年半了,以前在国内也是在服装厂工作,听有的工友说到日本做研修生能赚钱,就到中介去打听,中介说到日本做研修生特 别好,就报名来了。以前在国内一个月挣三四千元人民币,现在挣十三四万日元(七八千人民币)。40岁的齐女士来自上海,也来了两年半了,和张女士是通过同 一家上海的中介来到日本的。她以前也在服装厂做工,也是听工友说研修生好才报名来的。

  虽然十三四万日元看起来要比国内工资高一些,可是日本物价高,现在买两棵油菜相当于八九元人民币,一块红薯要十几元人民币,水果更贵,很少买, 所以每个月好好歹歹果腹,也得花三四万日元。这样一算,缝纫工3年算下来能赚十五六万人民币,与国内相比优势并不大,还远离亲人,损失了很多无形的东西。

  建筑研修生不容易

  经常没有休息日连轴转,干了3年也就能攒下约10万元人民币;一些研修生不仅挨骂还会挨打

  听说有中国记者前来探访研修生,在广岛县西部的建筑公司担任研修生的邱先生也乘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来到这里,想和记者倾诉一番。

  邱先生30多岁,来自江苏南通,以前在国内做个小工头,每个月八九千元人民币,以前指挥指挥就行了,如今要每天在工地上绑钢筋。如今到了日本, 干上3年也就能攒下约10万元人民币。经常没有休息日连轴转,每天8点上班,17点下班,上午休息半小时,下午休息半小时,中午吃饭一个小时,全天工作7 个小时。不过还要自己做饭带饭,如果工地没有微波炉加热,就吃不上热饭。邱先生说,自己到了日本也瘦了十几斤。

  但是,8点是赶到工地的时间,所以每天一般早晨五点半到6点就要起床,最早的一次凌晨3点半就起床了。这是由于很多工地地处偏僻,没有轻轨电车,也没有公交车,都是公司开车送过去,所以总是披星戴月。

  邱先生说他住的地方物价更贵,来日本最初的几个月没活可干,每个月只给1万日元,两年半了没涨过工资,也没有任何津贴。如今,每个月扣完3万日 元房租、2万多日元厚生年金后剩11万日元,但还得自己花钱做饭吃。公司没有带薪休假,身体不舒服无法工作就扣钱。有时候公司没活,自己还曾一个月只领到 1.5万日元,还不够交房租和吃饭,相当于赔钱。自己公司没活就到其他地方干,自己还曾被公司派到岛根县去工作,吃住就更贵了。

  “组合”不维护研修生权益

  “组合”相当于日本接收和分配研修生的窗口,他们只管收费不管事,一贯偏袒日本企业,还让研修生认错

  邱先生对“组合”意见非常大。“组合”相当于日本接收研修生的窗口,负责将研修生分配到各个工厂,但是收了人头费之后,再有研修生找到“组合” 去反映问题,“组合”却根本不管。罢工也没用,“组合”的态度是随便,爱走就走,一贯偏袒日本企业。研修生找“组合”去反映问题,“组合”还让研修生认 错。

  他说,有的研修生老实,忍上3年就回国了。而出来做研修生本来就是想赚点钱,有人觉得反正赚不到钱,不如冒险一搏,就逃出去打黑工,抓住被遣返 也认了。好多研修生好面子,明明吃了亏,回去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在日本受了苦。而且就算你说没赚钱,也没人信,都觉得你到了发达国家肯定赚了大钱。

  凡女士的小孩正上初中,还和她说:“你已经赚了几亿日元了吧。”张女士说,国内亲戚朋友都觉得自己赚了大钱了,中途回去也觉得丢人,所以回国不 给大家带点拿得出手的东西还说不过去,正为这事犯难。张女士说,以前国内3000多元管吃管住,虽然现在账面上工资多一些,但是确实不值得。

  邱先生说,同一个工地,日本人的工资高得多。自己的工作服很薄,雨衣雨鞋也破旧了,和公司要求换也没人搭理。他说,来到日本的研修生几乎都后悔,但是来了就没有办法了,回国的话中介费就算白交了。

  缝纫工厂的研修生们也说,如果全部用日本人工作,估计工厂早倒闭了。

  挨骂是家常便饭

  一件衣服做不好,老板全家上来骂

  研修生们说,缝纫工厂工作节奏非常快,一刻不歇着,本来大家都很卖力了,老板还觉得慢,老吼着“快点干、快点干”。大家都在低头忙着工作期间, 老板进来也要怒吼几句,让大家快点干,似乎成了一种习惯。有时老板看谁不顺眼,即使没错也必须向他道歉。凡女士说,中国人工作其实比日本人还认真,也没偷 懒的机会,因为老板的家人也在车间里一起工作,像监工一样。

  凡女士说,缝纫服装确实容易出错,在中国最多也就返工而已,但是在她们工厂,一件衣服做不好,老板全家上来骂。工厂内有的研修生忍受不了老板的骂,一跺脚就直接回国了。凡女士说,自己脚腕曾被虫子咬得肿起来老高,像被蛇咬过似的,不过老板看了看也没搭理。

  邱先生说,其他一些建筑公司的研修生不仅挨骂还会挨打,有时老板甚至拿上东西直接敲脑袋。他听一起工作的研修生说,有一个公司的中国研修生被倒下的挖掘机砸到头部,如今成了植物人,躺在医院几个月了,国内也没来人处理,不知道今后怎么办。

  维护自身权益很难

  凡女士说研修生朋友圈中的“二郎”逃掉了,又一个研修生“黑”了下来(只能打黑工了)

  他们说,来自山东和中国东北地区的研修生特别多。除了要交不菲的中介费,研修生到日本之前还要学习日语,凡女士自己交了3000多人民币,学习了3个月,这3个月没赚钱,还得吃饭,所以也是个隐形的经济损失。

  研修生不准谈恋爱,发现有人谈恋爱立即遣送回国。到了日本,家里照顾不上,孩子没人管,这里的缝纫工厂也不给探亲假,有的公司还不准研修生用手 机,也没探亲假,请假也不允许,缝纫工厂的老板说除非父母去世才让回家奔丧。有个研修生妹妹结婚,要求回国参加婚礼,最终老板同意了,但是还要发来视频和 照片作为证据。

  邱先生说,来日本之前中介说是一年半可以回国探亲,有的公司也允许研修生一年半回国探亲。去年,邱先生回国20多天,完全自费,工资一分没有,房租等费用则照样扣除。

  是否可以通过合同维护自身权益?但是到底是否有合同,大家说都不清楚,凡女士都不知道是否签过合同,邱先生印象中也没签合同。因为大家觉得到了 日本是好地方,能赚钱,所以根本没关注是否有合同,即使签了合同,也没仔细看合同写了什么。齐女士的合同在罢工的时候还被老板收走了,更没啥凭证了。

  研修生们在中国学习3个月日语,在日本第一个月还要接受“研修”培训,只给5万日元生活费。正在聊天中,凡女士说研修生朋友圈中的“二郎”逃掉了,又一个研修生“黑”了下来(只能打黑工了)。

  到日本后感觉落差巨大

  一些研修生撬牡蛎手都变形了;广岛市近在咫尺,来回交通费大约100元人民币,因为挣得不多,也舍不得去

  大家说,日元贬值也导致血汗钱缩水不少,以前100日元等于8元人民币,现在只有6元人民币了。研修生每天一班加工30至40件衣服,最忙的时 候达到50至80件左右。在座的7个人最少的时候也要加工一百多件,多的时候达到400至500件左右。他们说,看到老板贴标签的时候,好一点的衣服都要 1万多日元,也有1.7万和1.8万日元一件,都是纯棉或者毛料的。相对于缝纫工,熨衣工的工作更辛苦,一直站着,还有熨斗的蒸汽熏着。

  邱先生说,一些研修生在广岛撬牡蛎手都变形了,出来的研修生都觉得落差巨大。在新加坡、韩国务工的一些研修生比日本条件好。一名研修生说,听秋田县的研修生说待遇也很不好,有的一个月才赚6万日元。

  每天研修生到了车间,钥匙挂在车间墙上,老板就会拿着钥匙去逐个检查宿舍,叠好的被子也会翻起来,防止有人偷衣服。研修生们早晨8点上班,19 点下班,偶尔18点下班或18点30分下班。实际应是17点下班,后面2个小时算加班。研修生不加班是每小时780至790日元工资,加班是每小时900 日元。由于在荒郊野外,唯一的休闲就是顺着马路散歩或者围着住处转转,不加班更没钱赚,所以大家都乐于加班。凡女士下班后还给衣服剪了一年的线头,老板一 年一共才给了她3万日元。休息日也累得懒得动,加之语言不通,也没钱,虽然近在咫尺,但是去广岛市来回交通费1500日元,相当于100元人民币,所以也 舍不得去。

  缝纫工厂的研修生每月要交2万多厚生年金。有的地方的研修生没有交厚生年金,凡女士说这些钱中介说可以要回,不过一般要回国后才能办完手续,能退1万元人民币左右。而委托行政书士办理,要交20%至50%的手续费。

  希望同胞别再受骗

  “来日本之前也觉得日本是天堂,来到日本之后发现是进了牢房”

  不知不觉聊到晚饭时间,记者和研修生们继续吃烤肉,大家非常高兴。

  大家抱怨国内中介太狠。凡女士说她交了3.1万元中介费,其他人的中介费一般4万至5万元。她们说有的地区的中介费达到8万元,中介费好多都是研修生借钱交的。

  邱先生交了5000元押金,其他人的押金一般在3万至5万元,听说山东烟台有的人交了10万元押金。鲁蓬人指出,国内的中介机构用每年收的巨额押金,光利息就不少赚。

  就餐途中,来自广西的黄女士也来找记者。她说她交了4万元中介费,一分不退,有的还要有担保人,押上房产证、身份证。黄女士押了身份证。她说:“来日本之前也觉得日本是天堂,来到日本之后发现是进了牢房。”

  研修生们说,中国人手巧,脑子好使,日本老板还是爱用中国研修生。早些年中国研修生中年轻人多,现在年轻人少一些了,因为中国国内也开始缺乏劳 动力了。相对来说,柬埔寨、缅甸的研修生由于本国经济与日本差距巨大,所以他们相对满足一些,中国则因为国内物价高,这点钱拿回去算不上什么大钱了。

  不知不觉间,聊到了晚上6点多钟。记者要赶新干线回东京,吃完晚饭,开车送他们回到宿舍,正要告别,一名18岁的山东女孩提了两个一升大的矿泉 水瓶子进了房间,由于没有空调和取暖设备,所以要用矿泉水瓶子装上热水来暖被子。在21世纪的今天还有这么恶劣的居住条件,令人唏嘘。

  大家纷纷说,迄今为止没有听说过一个来日本做研修生获得成功的例子,虽然自己受骗来到了日本已经没有办法了,但是希望记者多向国内介绍他们的经历,提醒国内同胞千万不要再上当。   (注:文内人物为化名)

  (记者蓝建中)

责任编辑:李大胆

喝什么茶减肥效果最好?这些茶不能乱喝”

相关阅读

稿源: 百度新闻源  2017-3-31 1:49     编辑: 赵经理
[中国国际广播电台] [中央人民广播电台] [北京人民广播电台] [上海广播电视台]
[天津电视台] [天津日报] [今晚报] [北方网][天津搜房网] [天津阳光义工网站]

网站:(022)23601782 转 9008  电台办公室:23341455  电台总编室:23359131 津B2-20060107
本网站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,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- 2011All Rights Reserved

原题:平顶山做身份证: x2H5donDUT1:延安做假证 720FF00SKZIP:延安办理身份证 qbq936gci28jjl:浏阳刻章 SXBPZTmWVjn3:台州办理行驶证 cvg8lm2Wx8g2Z:耒阳办证 PP717JpCEK56NNk:安康假证 ltggAS8JK6:肇庆办理操作证 yvsghwq58RybuPbx:济宁做证件 13A84f5p8too3923U8:桦甸做证件 3LWU6gFbLJ52G:无锡做许可证

编辑: 黄叙浩

原题:铁岭办理户口本 张家港做离婚证 蓬莱办假证 儋州做证件 玉溪做证件

编辑: 黄叙浩
编辑: 黄叙浩

原题:杭州办专四证书 批发英语六级成绩单 长春理工大学光电信息学院 办英语六级证多少钱 济南大学泉城学院 办英语四级证多少钱 上海商学院办英语六级成绩单

编辑: 黄叙浩
新闻中心_中国教育新闻网-www.jyb.cn 记录教育每一天!
滚动新闻 要闻 国内教育 国际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成人教育 教学 高考 考研 就业 排行榜

阅读排行

更多>>

友情链接

中青在线|中国经济网|中国教育干部培训网|中国教育信息化网|西部计划志愿者之家 |北方网 |东北教育新闻网|树人网 |慧聪教育网|金桥翻译
细览版权信息